bokee.net

证券分析师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“寡头”时代的旅游创业与投资,往何处去?

   资本寒冬的阴霾在旅游业仍未消散,这与两三年前旅游领域的创业与投资的热火朝天形成了天壤之别。众多旅游创业公司走向末路,可以将原因归结为流量成本高昂、惨烈的价格战、商业模式同质化等因素,但说到底,还是在于没有创造出差异化的价值。

 
  据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期间,若单看全球旅游科技创业融资的话,其融资总额在2015年达到了48.57亿美元,是历年的峰值。按季度观察可发现,2016年第二季度共有100多家旅游公司获得融资,是过去五年内的最高值;但从下半年开始,季度融资次数发生急剧下降,2016年第四季度融资数量仅仅65次。然而,2017年第一季度融资数量反弹到94次,和去年第三季度的95次相对持平。虽然没有完整的数据统计,但毫无疑问,中国旅游业的投融资应该是更为惨淡。
 
  “寡头”时代的机会
 
  虽说2017年,资本市场似乎透着一点回暖的迹象,但是旅游领域的创业项目融资仍然异常艰难,不少公司的估值大幅度缩水,其中不乏当年的明星公司。谈及资本寒冬在旅游创业领域是否会持续下去之时,元钛长青基金合伙人游庆冀认为,“资本市场长期都不会向好,资本寒冬也是一个比较现实的状况”。
 
  他补充称,主流的美元基金与美股市场息息相关,美股从2009年-2010年开始增长,持续增长了七八年;但是,没有永远上升的市场,美股市场基本三年一波动,七年以来却都在上升。所以,我们的判断是,美股在明年可能是下跌趋势,并且是长期的,这反过来会影响到资本市场。而中国是一个特例,还存在人民币投资人,与A股市场相关,现在A股市场也是一片惨淡。
 
  美股与A股市场的惨淡景象,让投资人的口袋变得紧绷,这也让投资人更为谨慎,投资的决策期也得到了延长;然而,最核心的还是,值得投资的旅游创业公司变少了。
 
  其实,从携程的投资策略上就能看出一些端倪。在梁建章回归的前两年,携程在旅游细分市场也进行了大范围的投资;但是收购去哪儿之后,其投资策略就开始逐步收缩,细分市场的开拓已经不再靠投资涉足,而是利用内部的创业机制,成立小型的事业部去深耕。
 
  巨头不断挤压旅游细分市场的空间,让旅游领域创业的机会变得渺茫,旅游创业公司给资本市场讲出的故事,也越来越缺乏想象力。正如游庆冀所说,旅游行业是低频的,毛利率也比较低,旅游领域的创业公司也没几家赚钱的,即便赚钱,也特别的小,但并不是没有机会。
 
  对于资本寒冬说法,携程首席财务官王肖璠认为,并非如此,只是投资者趋于理性,开始更加关注被投资企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即盈利能力。任何一家成功的公司,都必须有良好的商业模式、可持续的盈利能力,任何“羊毛出在猪身上”的想法在资本狂潮褪去时,都只能变成裸泳。
 
  2014年,旅游创业处于疯狂期的时候,大家拼着烧钱的速度,追求着高速的增长,以及漂亮的GMV。由于对当时的一些人或者创业逻辑的不认可,游庆冀并没有出手,但在过去的一年中,资本寒冬笼罩着旅游业,大家都不敢出手投资的时候,他却成了旅游领域最活跃的投资人,大大小小的投资项目就有十几个。
 
  他向环球旅讯表示,“我们是坚定看好旅游行业和市场的人。其实,投资看三个周期:行业的周期、资本市场的周期和创业公司本身的周期,旅游行业处于正向的周期,我们正在这个行业中寻找能够应对资本市场负向周期的团队。资本寒冬对于我们来说,是一个比较大的机会。“
 
  所有的经济与商业都是以波动的形式存在,它是有波峰和波谷的;如果说波谷是资本寒冬,那么也意味着春天已经不远了。
 
  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2008年进入投资行业, 其此前有过微软与麦肯锡的任职经历。同年,他便开始参加环球旅讯峰会(TDC),关注旅游领域的创业投资。对于旅游行业的未来,他也充满了乐观,其向环球旅讯表示,回想2008年,无论是在政策层面,还是大的经济环境,那时资本市场比现在都要冷上三五倍。
 
  他认为,“真正的VC不是要等风口来了才冲进去,应该是在风还没来的时候,通过对历史和现在的理解去创造未来,这才是VC,所以VC永远都是寂寞的。当所有人都觉得没有东西投的时候,VC发现遍地都是黄金;当大家都觉得风口来了的时候,VC已经早早的在里面了,这才是必须的。”
 
  “你五年后再看,那些具有颠覆性的旅游企业,或许就是今年、明年,甚至是后年出现的,只是现在他还很小,就像2006年-2007年的去哪儿一样,不为人们所关注”。
 
  非速成领域的突破点在哪里​
 
纵观去哪儿的发展历史,说去哪儿是撬动中国在线旅游市场发展的一股重要力量并不为过。面对携程这样的行业巨头,去哪儿硬是在旅游市场中逆流而上,实现了上市与财富的造梦。
 
  去哪儿在完成私有化正式退市之时,环球旅讯曾在《去哪儿正式从纳斯达克退市:一段历史的终结,新篇章要怎么翻?》一文中讲过,去哪儿从美国退市,代表着“群星璀璨”的“战国时代”的结束,行业进入到相对乏味的“寡头”时代。在携程垄断了OTA这个领域后,反而是行业生态变化的酝酿期,其他创业者的机会来了。
 
  从商业史来看,垄断是相对和暂时的,颠覆和新生是绝对的。以这个角度来讲,破除垄断,创新的机会是巨大的,因而需要焦虑的是巨头。
 
  在小猪联合创始人兼CEO陈驰眼中,旅游市场的消费需求和场景不断发生着变化,技术革新也不断涌出,因此存在着巨大的创业的机会,但一定需要是颠覆性的模式——用OTA的模式打败OTA是不可能的。
 
  环球旅讯采访的诸位业界人士均认为,旅游市场是一个重服务的市场,行业的本质还在要做好产品和服务,不是完全靠流量就可以支撑的,资源的运作能力远远比用户获取能力更加重要。
 
  当年那批基于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创业者们,以为踩在了风口之上,希望利用窗口期在行业中撕开一个口子,并为旅游业带来一些颠覆,但后来发现,这不是一个能够速成的领域。王肖璠认为,谈颠覆可以,但最终,所有的“落脚点”还是在于客户对于服务商的信任,这是携程的优势,也是携程构筑的最重要的“护城河”。
 
  旅游行业的消费频次相对偏低,公司的成长周期长,极大地考验着创业团队的创新能力和持久性。陈驰认为,许多创业团队对此准备不足,难以长期坚持。再加上,投资回报周期的错配,旅游行业较长的投资回报周期,难以满足风险投资的投资回报需求,造成融资压力——尤其是在A轮和B轮之后。
 
  近期,美团点评的王兴在接受媒体的采访时,点评去哪儿输掉的原因,他认为去哪儿不够有耐心;还引用了《孙子兵法》的一句话“胜可知,而不可为”,你做得足够好,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,但这不代表你能胜,只有当你的对手做了愚蠢的事情,你才能胜。
 
  与王兴所持的观点类似,在携程重新回归至“垄断”状态之后,诸多创业者们在等待他犯错,然后释放出一些机会出来。在韩彦看来,旅游市场很难一家独大,行业存在的机会可能是一些尖刀的机会,也就是可以刺进去的机会。
 
  他也指出了四个方向:第一、去中心化。旅游行业很多产品与服务是相对统一的,由几家来垄断。未来可能有机会用去中心化的思维把很多服务去标准化,打碎放在平台上;
 
  第二、系统化。随着人力成本的上涨,同时,旅客对产品与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迫使旅游企业要不断提升效率,这是我们在各个行业中都有看到的趋势,旅游行业是逃不了;
 
  第三、产品与服务的提升,旅客对产品升级的需求愈加明显,势必有一部分旅游企业可能就跟不上了,但是有一部分或许就能抓住这个机会;
 
  第四、全球化。现在无论是商业环境,还是创业的企业,都面临着全球化的机会,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扬帆出海,走向全球。这也是去中心化,只有去中心化了,才能全球化。如果只是地区垄断的,比如中国垄断、日本垄断和印度垄断等,就很难全球化。现在有一个很强大的趋势是,消费者选择产品是全球选,而不是选中国。
 
  “从这四点来说,我觉得能慢慢地把相对垄断的局面撕开,缔造出一个更大的格局”,韩彦表示。
 
  而游庆冀与韩彦则有着类似的看法,他认为,旅游行业在服务端、资源端和产品端,通过长期的积累,才有一定的机会,这不是靠烧钱就能烧出来的,只能是厚积薄发。在流量端,未来有机会的点是,流量的聚合方式上,在这中间可以提供什么样的工具或者是其他服务,把分散的流量进行聚合。
 
  相对于很多行业来说,旅游行业仍是一个朝阳行业,机会还是有的,关键要看,创业者是否有一个长期的心态。就如同,玩当下最火的游戏——王者荣耀一样,当你还是“猥琐发育”的时候,是否耐得住寂寞“别浪”;而当大家都在慌乱的时候,你是否能够坚信“稳住,我们能赢”。
 
  虽然,这两年看旅游行业项目的投资人确实少了很多。但韩彦对环球旅讯说,爱旅游行业的投资人还是会继续看,并且愿意看下去的,他坚信会投出很多有意思的企业。
 
  他还畅想着,三五年后,当大家都说旅游行业没有机会的时候,突然发现,这两家旅游企业还是很有意思的嘛,那批有激情的投资人还在那里。
分享到:

上一篇:景区“零门票”要过几道坎?

下一篇:别把攀崖捡垃圾只当“风景”看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